桥生灰

叶修再爱十年也不会腻
all叶!

【all叶】Chokehold 01-王叶

*每一篇都有不同的叶相关cp

*全架空,可能涉及人物死亡

*BGM-Exit Music

-

02 - 王杰希 & 叶修


“我说啊,大眼,左手勒得挺疼的吧。”

“这不属于你该操心的范围。英杰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,你只要乖乖地握紧我的手就好。”

“啧。是是,大眼妈妈。”

叶修心不在焉地往下望了一眼。

看不见底的山崖张开它的血盆大口,等待着下一只猎物自投罗网。

也许迎接猎物们的,是横亘的冷峻尖锐的群石。

风时不时拍打双耳,料峭春意带来些困倦,叶修没由来地想打个哈欠。

脚底凉飕飕的。

悬在半空中真是这辈子最糟的体验。

鲜血不断从王杰希小臂上裂开的伤口中涌出,顺着肌理蜿蜒而下,流进他俩紧紧相贴的指缝间。那里本来就因汗水而滑腻,王杰希觉得叶修的手像只被抓的鱼,随时都有可能滋溜一下逃走。

还好叶修指尖的力度压在他的手背上,骨节被捏紧的痛楚让他心里稍微安稳了点。

王杰希又一次加重了手掌的力道,吊在底下的那人立马哎哟哎哟叫唤起来。

“轻点儿大眼,懂不懂爱惜下哥的手啊。”

王杰希干脆不去管那个老年人的抱怨。

左手被绳索缠绕的地方勒出一圈圈红痕,血管突突直跳,有种要涨破血管壁的错觉。绳索在寒风中胆战心惊的拉伸到极致。

再坚持一会。王杰希在心里说。

其实这绳子撑了这么久,已出乎他意料之外,现在他只能向上帝祈祷,即使他是个无神论者,他们的命运不会和两只断了线的木偶相同。

突然,叶修仰起脸,镇定而神采奕奕的目光对上王杰希的。

“大眼。”

叶修眼尾不自觉上挑,凝固的血痂因为这个笑而裂成几块,眼角的纹路都衔着笑意。他的眼底似乎有水波流转,汇成一湾清幽的碧潭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

“王杰希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接着。”

一个长方形金属盒子直直朝王杰希的脸飞来。王杰希右手下意识一松,骨头传来被挣脱的疼痛,掌中的那抹温热擦过他的指尖溜走了。

王杰希堪堪接住了那盒子,眼睛却不可置信地瞪大。

叶修的黑发随风飘扬,残破的衣服鼓起帆船的弧度。他仍带着刚才的笑容,嘴巴一张一翕好像说了什么,声音却被呼啸而来的风吞没。

“叶修———!!不————!!!”

撕裂的嗓音绝望地在山谷回荡。

而他手里的人,像片树叶一样被风卷走了。

他的叶修。他的叶修。

指尖还能体会到他残留的余热。

手仿佛再也无力抓住什么了。但是手中分明传来沉甸甸的实感。

王杰希才后知后觉想起那一刻接住的东西。他艰难地抬起手,这个动作竟耗费了他大半力气。

掌心静静躺着一枚烟盒。

血渗进烟盒上的暗纹,歪歪扭扭流入那烫金字符的凹陷处。

W&Y

泪水一滴一滴落在烟盒上,融进了血又化散开来。

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这个烟盒呢?

这是他和叶修刚刚在一起时,他送给叶修的,上面的字母也是他亲手烙下的。王杰希知道的是,这么多年来,不管去哪儿,叶修都会把它带着,放在最里边的口袋里,从未离身。

叶修常常在手指尖把玩它,有人好奇地问一句,他便丝毫不知收敛地炫耀起来,言语间尽是藏不住的得意。

“啊……真是受不了这个人了……”

王杰希把脸埋进掌心,使劲嗅着烟盒上熟悉的味道,眼泪变成一条条苦涩的溪流。

风声,似乎也在呜咽吧。

其实,叶修松手时说的那几个字,王杰希读出来了。

是我爱你。


-end-


治愈时间:

凄厉的风声在耳边炸开时,叶修看见王杰希因痛苦而睁大的双眼,心想着,大眼,原来你的两眼也有一样大的时候啊。

只可惜我看不到第二次了。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桥生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