桥生灰

叶修再爱十年也不会腻
all叶!

【all叶/平叶】半步成诗 02

*这章几乎全是黄叶,一笔带过的楼叶,老孙在最后打了个酱油…但相信我真的是平叶

01


BGM:失忆蝴蝶-陈奕迅


2.

叶修开门时,卧室的灯亮着。

他第一反应是遭小偷了。然后才发现客厅沙发上隐约有个人形轮廓。

“少天?怎么提前回了,也不开灯。”

叶修讶异地问,反手开了灯。

黄少天双手抱臂,板着张脸,显然是还没消气。黄少天身上还穿着巡演的那套衣服,行李箱靠在茶几边上,连托运的纸条都没来得及扯下。

等到叶修走过去坐在他旁边,黄少天才颇有怨气开口。

“你还问!这么晚你去哪了?啊?你知道吗,我回到家发现家里连个人影也没有!这就算了,去兴欣找你,居然也不在?方锐跟我说你一发小把你接走了。哪个发小?哦对那个叫啥……什么佳乐的是吧。发消息也半天才回一句。你们搞什么去了?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?”

这一连串的诘问把叶修问愣住了。

 

黄少天总是这样。

一旦触及逆鳞就咄咄逼人,丝毫不会隐藏情绪,直到称心如意才善罢甘休。得亏黄少天的恋人是叶修,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,要换了别人,在他四倍语速的枪林弹雨下肯定撑不过三秒。

甚至蓝雨乐队里新加入的小孩,都来找叶修讨经验,问黄少生气时好可怕怎么办。

叶修耸耸肩,能怎么着,哄呗。

甜甜蜜蜜的时候自然是叫众人眼红,黄少天一口一个“我家老叶”如何如何好,生怕全天下不知道他和叶修是一对。

可是黄少天的占有欲和吃醋能力也是普通人无法匹敌的。

 

之前和黄少天在电话里吵完一架,叶修本来就窝火,但一瞅见黄少天下眼睑的青黑,眼睛泛红还带点血丝,瞬间就心软了。

小事。忍一忍,忍忍。

叶修伸手把黄少天右手一拉,和自己双手交叠在一起,语调放慢了解释道:“我不是电话里告诉你了嘛,是我一老朋友,几年没见了,刚从国外回来,约我和张佳乐吃个宵夜。再说了,你一打电话,我不就回了?哎,不是说后天回吗,怎么提前了?”

可能是来自叶修手掌的温度取悦了黄少天,他态度缓和了点,换上平时宠溺的语气:“傻!这还不知道?特意赶回来给你个惊喜啊。”说着还刮了刮叶修的鼻尖。

叶修望着黄少天笑笑,感受到黄少天回握的力度,却没由来的感觉一阵疲惫。

危机解除,如释重负,却还是有如千斤重般压在心脏上头。

也许是笑容里牵强的意味太过明显,黄少天又止不住开始吐苦水:“我三天就睡了十小时不到!本来想着,能早一点见到你吧就啥怨言也没有了。结果回到家,迎接我的只有冷冰冰的空房间!亏我连庆功宴都没参加,就订了最近的航班飞回来。一会都没休息!”

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脑袋,哄小孩一样:“辛苦辛苦。好啦,乖,饿不饿?要不我去下碗面?”

刚说完“好啊”,叶修手机铃响起来。黄少天瞟到来电人姓名,眉头一拧,努力想控制面部表情但还是失败了。

叶修不顾黄少天眼神不善,也不避嫌,就摁了绿色圆点:“喂,小楼?嗯,回了……没事,别担心……不是,你瞎想什么呢……”

“挂了!”黄少天恶狠狠地大声说,故意要让电话另一边的人听见。

叶修草草挂断,黄少天的质问就劈头盖脑甩过来:“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?”

“方锐告诉他了你找我的事。他以为我们发生了什么事。”叶修淡淡地说。

“我看他就盼着我们有事吧!”黄少天气急败坏,“我跟你说了多少次,别跟楼冠宁来往!不是什么急事的话,打电话也不要!你到底有没有和他讲清楚?”

黄少天说了很多很多,叶修安静地注视着黄少天黑色的耳钉,像是每个字都听到了,可那些字钻进耳朵就搅合成一团,半天排列不出原先的组合。迟钝地想要把字句拼凑完整,然而,越是意识到话语里连黄少天本人都没察觉的含意,越是后知后觉的钝痛。

 

在一起将近两年,无数个周期里,他们龃龉,吵架,冷战,直到一人示弱,重归于好。而那个示弱的角色,往往是由叶修来担当。

叶修年长黄少天四岁,性子也远没他那么要强,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总有一个人得先低头,与其耗着死磕,不如就自己先低呗。反正面子这玩意,叶修一向是不在乎的。

但是,叶修为了这份感情牺牲的,也有不少在乎的东西。

他遇见黄少天之前,和楼冠宁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楼冠宁也是老板,他的出资金额占了投资总额的一大半,只不过把酒吧全权交给了叶修管理。显然,这个事实并不能让黄少天满意,稍微敏感点就能揪出太多细节。所以黄少天如临大敌一般,要切断他俩之间的来往。

不仅提防楼冠宁,黄少天还不爽自家队长喻文州私下和叶修关系好,不爽包荣兴认叶修做老大勾肩搭背,不爽苏沐橙打着妹妹的名号缠叶修,不爽叶修扔下他,跑去和一群他叫不上名字的朋友谈天说地……

叶修是挺喜欢黄少天,所以能尽量保持距离的,他都做到了。

 

“……骗过我?你是不是和他睡过?”

……为了取悦别人,做不成自己,可不可笑?

嘭。

“黄少天。”

叶修平静地叫了声他的大名,声音冷的掉冰渣。

“说话注意点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

黄少天怔住了,满脸的错愕,眼底闪过一丝手足无措的慌张。明明已经乱了阵脚,却偏要挤出一点点戾气,嘴硬的顶回去:“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。你就是护着那家伙,我说出来了,你还不承认……”

“我们散了吧。”叶修说。

这下子黄少天是真真切切慌了,难得的结巴起来:“是不是,我,我听错……?”

“你没听错。我说,散了吧。”

“叶修,不是,我……”

叶修再次打断他:“我出去,你随意。”

 

摔门而出头也不回的感觉真他妈刺激。

“阿嚏!”

但冻到打喷嚏就不刺激了。

十月份,叶修只穿了一件卫衣,室外温度比想象中的要低。

他跑到最近的副食店,买了包烟和打火机,迫不及待地点上一根,寻思着去哪凑合一晚上。

兴欣酒吧的阁楼钥匙应该在陈果那儿,但这个点陈果早睡了,也不方便打扰人姑娘。叶修一摸荷包,想起来出门那会就记得拿了手机,把钱包忘鞋柜上了,自然身份证也不在身上。看来只能去谁家里蹭个沙发之类的了。

叶修往天桥栏杆上一趴,脑海中搜刮着信息,给几个熟人家的位置从近到远排序。

一个人名蹦出来。一堆杂念也跟着蹦出来。

叶修眉头一跳,赶紧吸了一口烟。

天桥上的路灯昏黄,天桥底下车子来去飞快,呼出的薄烟转眼就淡,第二支香烟也燃烧过半。朦胧间,叶修神情散淡。

或许是这样的氛围蛊惑人沉迷回忆。

叶修先想到了黄少天。

兴欣开张的前三年,因为是清吧,生意不温不火。周末过来打工的大学生方锐提到,他们学校有只很厉害的乐队,可以试着联系一下。后来,叶修认识了喻文州,蓝雨乐队队长兼贝斯手,一个温和有礼的年轻人。再后来,蓝雨首次演出,前来观看的人把小酒吧挤得满满当当。和楼冠宁商量一番,决定转型。到目前为止,兴欣已经和本地好几只独立乐队保持合作了。

就是那次演出结束后,身为主唱的黄少天从后台出来,越过人群,一眼就看见了坐吧台后面偷懒的叶修。黄少天以为他只是个小酒保,一打听居然是老板,而且才23岁。

对叶修一见钟情的黄少天来势汹汹。三天两头往兴欣跑不说,还非要拖着叶修去看乐队排练。叶修总嫌黄少天烦,嫌他吵,但也没真正拒绝过他。

像黄少天那样的人,谁会不喜欢他呢?宛如太阳,温暖又耀眼,呆在他身边,似乎永远不会感觉到孤独和寒冷。

软磨硬泡的追求了几个月,在前年圣诞节演出那晚,黄少天完成最后一下扫弦,立马拿起话筒开始表白。全场都在起哄,大呼“在一起!”,叶修被看热闹的方锐和魏琛推上台,台下好多人举着手机拍照录像。

然后他听见自己说,好啊。

叶修突然想不起来当时具体的心情了。

应该很开心吧。不,肯定特别开心。

“嘶。”

烟快燃尽,烫到手指,叶修一抖,烟蒂从天桥掉了下去。

 

叶修掏出手机解锁,就看见十几分钟前,孙哲平给他发了一条消息,短短二字:睡没。

叶修一手夹烟,一手打字回复。


01:06

孙哲平:睡没

 

01:20

君莫笑:没,我在外面

孙哲平:跑外面干嘛

君莫笑:找地方住

孙哲平:。。。神经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跟你小男友吵架了吗

君莫笑:分了

孙哲平:你牛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书房有张床

君莫笑:哪能麻烦您老啊

孙哲平:你还麻烦我少了?

君莫笑:不要说出来嘛

孙哲平:来不来


01:25

君莫笑:不来,我找张佳乐去的

孙哲平:。。。随你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来不来


叶修笑了笑,见孙哲平没了下文,于是拨通张佳乐的号。

在酣梦中的张佳乐被闹醒了,一脸懵逼,就听见叶修在电话那头说自己失恋了很惨,流落在哪条街的哪里,快来接他,不然他就睡大马路了。

叶修趁张佳乐反应过来破口大骂之前挂断,神清气爽,心情大好。

过了一会来电话了,他以为是张佳乐,随手一接,用讨好人的调调,千回百转的“喂”了一声。

“你以为谁打给你的?”

是孙哲平的声音。 

叶修无语地看了眼手机,上面赫然显示“孙哲平 正在通话中”几个大字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而且他不得不承认,被扔在某个角落的羞耻心竟然在隐隐作祟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我出门了。把定位发给我。不多说了,在开车。”

孙哲平干净利落,没留给叶修说不的时间。

……好吧。

至少叶修可以诚恳地告诉张佳乐,回去睡觉吧,不用劳驾他大半夜出来了。



-TBC-

对不起……我真的很爱黄叶的(逃)

BTW,黄少天主唱+节奏吉他,喻文州贝斯,宋晓主音吉他,郑轩架子鼓

评论(7)
热度(77)

© 桥生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