桥生灰

叶修再爱十年也不会腻
all叶!

【all叶/平叶】半步成诗 01

*现代AU,私设很多

*主平叶,但有篇幅其他叶受cp

*想了想还是在标题加上了all叶……

*OOC!


BGM:失忆蝴蝶-陈奕迅


1.

孙哲平回来了。

B市富二代圈的人听到这消息都炸锅了,八百年不闻不问的都给他发消息嘘寒问暖一番,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、准备在国内呆多久、要不要包场子庆祝如此云云。

不论是虚情假意的,还是真情实感的,孙哲平一律回复:有事,再说。

 

而话题中心的主角呢,正叉着腿坐在街边大排档的塑料凳子上,唰唰唰挥手点了百来根烤串。

等上菜的时候正无聊,孙哲平进了某人的朋友圈。这朋友圈的主人实在太懒,没划几下就见了底,而且大多数都是随手拍的景物,很少有真人照。但孙哲平一张不落的点开、放大,在一张双人照上停留了特别久。

照片中,一人笑得张扬夺目,身上挂着把吉他;被他搂着的人叼了根烟,仿佛没长骨头一般歪在他身上,神情慵懒。背景光怪陆离,看得出来有很多人,也许只是某场演唱会后粉丝和偶像的合影。

鬼知道。反正那张图也没配字。

“嘁”。

孙哲平锁了屏,面露不悦。

 

远远的从马路对面穿过来俩人,其中一人小跑着跑到孙哲平背后,猛地一拍他的背,颇有精神的大声说:“大孙!你看谁来了!”

孙哲平心想,老子不看也知道谁来了。没回头,只动了动嘴皮:“太慢了。”

张佳乐解释:“我找停车位去了,绕了半天。”

另一人落后了几步,慢悠悠地拉了孙哲平对面的凳子坐下,打招呼道:“好久不见,老孙。”

清亮,带一点沙哑的声线。和记忆中模糊的老版本一模一样。

孙哲平终于舍得抬头看一眼:“叶修。”

他惊了。以前那个一件破T恤能穿四季的叶修,竟然套了件明黄色卫衣,穿着帆布鞋,看上去终于摆脱了死宅形象。

孙哲平一面觉得叶修打扮一下还马马虎虎,黄色很衬他的肤色,勉强能入眼,一面心里又不自觉泛起酸溜溜的滋味。

毕竟,六年了,多多少少能改变一个人。

他们仨中学时代是铁好的朋友。孙哲平和张佳乐打小就认识,叶修初中转学,刚好转到张佳乐班上,两人欢喜冤家爱斗嘴。张佳乐强行把叶修拎出来玩,一来二去孙哲平和叶修也熟了。荣耀这款游戏火的时候,三人就一起逃课翻墙去网吧打荣耀,都是顶尖高手的水平,却常年不混公会,所以成了那个服务器的传奇三人组。

高中毕业后,张佳乐留在B市念大学,孙哲平被家里人送到国外,而叶修离了家,干脆连大学都没上,后来找人合伙开了家酒吧。

孙哲平读完本科就忙着帮他爸打理分公司了,在M国一呆就是五六年,每年回来几次,和家人聚个四五天,就又飞不见影了。他找过张佳乐,找过圈子里的A少B少,但没找过叶修。

一次也没有。

今年公司总算走上正轨,孙哲平才得以脱身,准备回家好好歇一阵子。

被问到今后的发展打算,孙哲平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当然是回国。”

想撸个串都没人陪的地方,谁他妈愿意多呆。

 

烤串陆陆续续上了大半。没有啤酒,桌上清一色的红罐凉茶。

张佳乐是要开车不能喝,聊着聊着,想起件好笑的事。

“哎你们还记不记得高中那次聚会?老叶不是出了名的一杯秒吗,结果被他们逼着抿了一口白的,当场就晕那不省人事了,哈哈!”

叶修听了笑笑:“这帮兔崽子,平时赢不过我,也就在酒量上能占我便宜。”

孙哲平咬了口腰花,吐词含糊不清:“你拉倒吧。”

“你自己都菜得不行,还笑他,”张佳乐继续回忆,“那次你还特生气来着,说什么明知道叶修容易醉还灌他,一通乱骂。口气很冲,要跟人拼酒量,结果没喝三杯,你也倒了!哈哈哈笑死我了。后半夜我们接着嗨,你俩就躺沙发上,躺一起凑堆,睡得可香。我还照了照片呢!”

“照片还在不?”叶修好奇的问。

“换手机啦,就没了。”张佳乐说。

孙哲平哼了一声:“没了最好。”

张佳乐嚷嚷:“唔,我还奇怪呢!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?平时都看不出来啊,老是针锋相对的。我还一直以为大孙对老叶有啥意见呢!”

“你能看出来地球是圆的就不错了。”叶修说。

“滚滚滚。”张佳乐竖中指。

叶修补充一句:“人家孙哲平是铁汉柔情,你不懂。”

“闭嘴吧你!成天恶心人。”孙哲平懒得和他扯皮。

要是放到从前,他们指不定又能你一句我一句来回怼个没完。“反弹”、“反弹无效”说的就是叶修和孙哲平,跟幼儿园小朋友似的,乐此不疲。

张佳乐话匣子一打开就来劲了,拉着叶修叨叨,孙哲平趁两人唠嗑的时候埋头吃串。期间,叶修放桌上的手机屏幕时不时就亮一下,叶修瞟一眼,偶尔伸无名指打字回复,终而复始。

孙哲平默不作声。

张佳乐也注意到了这细节,露出无比八卦的眼神,搭上叶修的肩膀,调侃:“哎哟,查岗呢这是!管这么严呐?”

叶修摇摇头叹气:“唉!一言难尽。”

张佳乐不肯放过他,追问:“怎么着?没想到你也有被人压制的那一天吧!真是老天有眼,像你这种妖孽,就该找人收了你。”

正幸灾乐祸时,叶修手机响了。叶修走到一旁接电话,背对着他们。

孙哲平的视线快要把叶修烧穿了,还是忍不住问张佳乐:“他男朋友?”

“对啊。”张佳乐说。

“哦?是什么人?”孙哲平表面上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,其实内里早翻江倒海了。

“玩乐队的,经常在老叶酒吧演出,当初追老叶追得特别紧。后来老叶就答应了。在一起快两年了吧我想想……之前一起吃过次饭,那家伙是我见过最能说的。还挺帅。”张佳乐翻出了张照片,一个染了头发的年轻人,对着镜头比V,笑容带着点学生的稚气。

孙哲平认出来,这就是叶修朋友圈合照里的人。

“毛头小子。”有什么好的。孙哲平鄙视了一下。

 

叶修打完电话回来,表情一如往常,但凭着十几年的默契,孙哲平看得出来,他情绪有点低落。

果然,叶修开口:“那啥,我可能得先走一步了哈。”

“我靠!这才几点!难得聚齐一次,给不给面子啊?”张佳乐立马不乐意了,扣着叶修手腕不让他走,“要不我给你家那位打个电话说一下?”

叶修摆手:“哎,算了算了,下次我补偿你们啊。老孙这回呆的久,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嘛。”

孙哲平不吭声,听着他俩拉扯,左边的说不行把这盘吃完再走,右边的说吃饱了吃不动了。叶修挣脱张佳乐的魔爪,站起身说:“行,你们慢慢吃,我打个车回去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孙哲平跟着站起来,完全是不容置否的命令句。

叶修知道拗不过他,于是点点头,异常顺从。

还坐着的张佳乐一怔,骂道:“合着把我晾一边了?快滚吧你们!”

 

两人都不说话。开车的目不斜视专心开车,坐副驾的也直视前方乖乖坐着。

 “乖”这个字眼和叶修沾不到边,但此时叶修双手捏着安全带,腿也规矩的放好,用来形容他倒意外贴切。

对于两个认识十几年的人来说,沉默不会令人尴尬或不自在,然而,这车里逼仄的沉默让孙哲平烦躁,感觉一股无名火从脚底蹿腾上脑。

“门禁十二点?”

“嗯。”

“晚了会怎样?”

“哟,关心起我来了?”

“我问你话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处对象处成你这样,有意思么?”

“有没有意思都得处着呗。”

又是难捱的沉默。

“跟他在一起,你开心吗?”

“……挺开心的。”

“说真话。”

“你管得着吗?”

孙哲平心里咯噔一下,不怒反笑。

是的,叶修对他从来都不客气。他看不惯叶修的地方,叶修从来都不会因为他的一两句讽刺而改变。

“我是管不着,也不想管。看在兄弟的份上,我奉劝你一句,别陷太深,”孙哲平语气生硬,字像石子儿一样从他嘴里一颗颗蹦出来,“为了取悦别人,做不成自己,可不可笑。”

叶修转过头看孙哲平,没说话。

“到了。下车。”

孙哲平看也不看叶修。余光瞥见叶修松安全带、下车、走远了,就摇下车窗看他背影,一直目送他进了单元门才开走。



-TBC-

评论(11)
热度(68)

© 桥生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