桥生灰

叶修再爱十年也不会腻
all叶!

【all叶】狼人杀节目《Lie To Us》七夕特辑 上

*又名:在王杰希家蹭吃蹭喝蹭空调的一天

*这期更像真人秀 狼人杀只有一丢丢 而且是娱乐性质

*all叶以外都是友情向!


正值八月初旬,现在是上午九点,热辣的阳光将B市变成一个大烤箱,但这丝毫没打消人们出门嗨皮的念头,长街短巷熙熙攘攘。

而在大热天依旧墨镜口罩全副武装的职业选手们,却不情不愿地离开酒店大厅,离开舒爽的冷气,一个一个蒸包子似的钻进车里。

是的,这一期《Lie To Us》,录制地点不同以往,节目组为了回应热情高涨的观众,更多的展现选手们日常生活中不为人知的一面,决定制作特别期,即七夕特辑。最终拍摄地点经商议选定为——王杰希家。

 

“搞不懂导演怎么想的,一堆单身狗在单身狗的家里过七夕,想想就很感人。”直男李轩摇摇头,发表了这样的感慨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哎我去!要死了要死了,唐昊你快把空调开开!”黄少天屁股刚挨着座椅就开始使唤充当司机的唐昊,摘了鸭舌帽扇风。

“知道!”唐昊没好气地回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方锐挑了个大爷的坐姿,舒舒服服地窝在靠背上,评价道:“这大车啊,后座就是宽敞,就是坐着舒服……我靠什么情况?你进来干嘛,出去出去!坐不下了啊!”

车门被拉开,一个人贴着方锐坐上车,拿胳膊肘顶方锐肩膀。

“挤一挤。”张佳乐也很郁闷。

“靠!”方锐叫道。

“你再挪过去点。”

“挪不动了!再过去人沐橙就没地坐了。”

“你睁着眼说瞎话呢吧,空着那一大截是给空气坐的吗!”

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队长,你说酒店没见着叶修,他肯定人在B市的家了,那他怎么过去?他知道王杰希家在哪吗?节目组不管车的吗?”车里一凉快起来,黄少天嘴就闲不住了。

“听说王杰希亲自去接他。”喻文州说。

“我操?切,王杰希倒是会献殷勤,指不定又在和老叶扯些家长里短的,不行,我要打电话。”黄少天掏出手机就拨了过去。

“喂老叶,是我啊。什么我是谁,你没存我号码吗,不是,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居然听不出我声音?没什么事,难道没事就不能打给你了吗?王杰希是不是在你旁边,不不不,我才不是要跟他讲话,我就问问。你们还要多久到?哎这么快的吗,好吧好吧,嘿嘿等我啊。”黄少天脸色变化精彩,多云转阴又转晴,最后几个字的腔调简直让前排的唐昊听了想要洗耳朵。

“他怎么说?”喻文州问。

“叶修说他们已经到了,在停车。”

他们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喻文州少有的开口和唐昊搭话,语气温和:“唐昊,稍微开快一点吧。”

绝对不能让叶修和王杰希独处太久。黄少天和喻文州默契无声地达成共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肖时钦一动不动闭目养神,旁边的孙翔玩手游玩得入迷,游戏音效噌噌唰唰一直没断过,李轩哼着小曲悠闲地开车,气氛也算和谐。

“到喽。”李轩说。

戴上眼镜,肖时钦看了看四周:“看来咱们是最先到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快快快!黄灯了,别怂,踩油门冲过去!”

“前面那车司机是智障吗?看得我急死了,快把他超了!”

“你从左边超啊,没看见右边后面车跟的紧吗?”

“我瞧瞧。啧,坐那么直,肯定是菜鸟。”

“我去!注意力集中啊!开的一点都不稳,刚刚差点就撞上人家车屁股了。”

“我觉得……”

“你应该……”

“这里不能……”

“快点……”

 “……”

“闭嘴!你吵死了!”

唐昊吼了一嗓子。世界清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方锐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走到了崩溃的的边缘。

为什么呢?他长这么大,从来没见过开车如此内敛、保守、谨慎小心、心平气和的人。

当车子第四次在距离停车线好几米的地方开始减速,直至绿灯转黄的时候,方锐终于忍不住了。他身子往前凑了凑,语重心长地说:“那啥,好像就剩咱们仨了。他们都到了。”

黄灯转红。

“嗯,”张新杰说,“过了这个灯,大概两分钟后到。”

“哦。”那还真是喜极而泣呢。方锐悻悻地靠回椅背。

捧着手机看剧的苏沐橙发出了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。

 

王杰希的家在三环内某高档小区,两梯两户,电梯间极其宽敞,但一行十人加上VJ等节目组工作人员,黑压压一片堵在门口也是壮观。

黄少天大爆手速按门铃,没响几声门就开了,门后面出现王杰希的脸。

“都进来吧。”他拿出准备好的拖鞋和鞋套。

“王杰希家的风格,好性冷淡啊。”苏沐橙探头,评价道。

家具墙面都是以黑白灰为主,好在比例得当的原木占填补了色彩,而且阳光透过大面积的窗子照进来,明亮而不觉压抑。

先换好鞋的人蹭进客厅,就看见沙发上团着一个人,抱着抱枕喝着茶,姿势极其懒散,俨然一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模样,看得人牙痒痒,想冲过去把他从沙发上揪下来。

黄少天就这么做了。

像一颗被吸铁石吸走的铁钉,他飞快地贴到叶修旁边,没有揪人,但把抱枕从叶修怀里揪了出来甩到一边。

叶修也不恼,说:“来,喝茶,别客气。”

“你就不能举手之劳给我倒一杯吗!还是不是朋友啊你!好吧,我手长自己来,原谅你了。可你看到我们来了半毛钱反应都没有,太过分了!不过去帮忙迎接下,递个拖鞋,你说得过去吗!”

“要帮忙吗?”叶修朝玄关方向问道。

“不用。”王杰希说。

“好的。他说不用。”叶修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王杰希把空调温度调低了几度,问大家:“你们想喝什么?”又拿来纸杯问几位摄像大哥,苏沐橙、喻文州帮他一起招呼工作人员。

“可乐可乐可乐!”黄少天抢答。

“那我加一!”方锐举手赞同。

“你们应该喝牛奶,没准还能长长个儿。”叶修劝道。

“牛奶你妹!”

刚想说可乐的孙翔却迟疑了:“那我要牛奶。”

“可乐。”反正我高。唐昊说。

“就喝茶好了,不麻烦。”

“白开水,谢谢。”

“有橙汁没?”

“对对,橙汁也行,橙汁健康。”

“外面售卖的橙汁饮料并不健康。”

“喝啥橙汁,夏天嘛,应该配西瓜汁啊!”

“没有橙汁,”王杰希从冰箱取出几罐可乐和牛奶,搁到茶几上,“也没有西瓜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&&&

喻文州提议玩狼人杀。

沙发上坐着苏沐橙、肖时钦和张新杰,本来叶修也坐的好好的,被方锐一把拽下来,和其他人一起坐地毯上围成个半圆。张新杰表示不想玩,苏沐橙拿到牌没精打采的“哦”了一声,叶修和她对视一眼,就开了电视,正在放最近热播的都市情感大剧。

“我正好这集没看呢!”苏沐橙兴奋道,把手里的牌塞给肖时钦,“我来当上帝吧,你玩。”

“好了,都看好身份了吧,三狼三神四民。天黑请闭眼。”

“狼人睁眼。互相确认下队友身份。”

“白狼王举下手。好,你们决定刀谁。”

王杰希举手。

“嗯……我右手边开始逆时针转,叶修是1号,肖时钦10号。”

“好的,狼人闭眼。”

“女巫睁眼。今晚死的是他……用不用救药?”

孙翔看了一眼方锐,迟疑地点头。方锐盘着腿,闭着眼,神情愉悦地左右摇摆。

“用不用毒药?好,闭眼。”

“预言家睁眼。选择今晚你要验的人。”

“上好下坏,你验的结果是这个。”苏沐橙大拇指朝下。

“预言家闭眼。白痴来睁眼我看看。噗,行了闭眼吧。”苏沐橙憋笑失败。

“天亮了,大家睁眼。竞选警长的人举手。”

黄少天、方锐果断举手,叶修也跟着举手,收到了来自周围不信任的眼刀数枚。

“啊,现在是九点四十二,那2号方锐先发言。”

方锐喝了一口冰镇可乐,冷峻地说:“这里预言家,查杀5号黄少天。下一个验叶修。不解释,我一定要拿到这个警徽,谁要保他就一起出了!”

黄少天不屑地冷哼:“很好,猥琐方你泼我脏水是吧,与我为敌是吧,好!那我这盘谁也不怼,就怼你!你看他们谁信你?我跟你说,虽然我很不幸拿到了平民,但我也是个有骨气的平民,我不怕白狼王爆我,今天我就把方锐当铁狼打!过!”

叶修笑了,赞许般点头:“确实有骨气。我是预言家,查杀少天。呵,别演了。方锐嘛,我估计是替我挡刀的,可以退了哈。”

“退水。”方锐马上说。

黄少天愣了一秒,果断自爆:“爆了爆了!指刀方锐。刀方锐啊!”

苏沐橙注意力全在电视上,没想到第一轮这么快结束,过了会才捋清楚发生了什么:“好吧……昨晚没有人死。那这把没警长了哦。直接天黑,快闭眼。”

……

“天亮了。叶修死了,说遗言。”

“哟,刀的我呀……验的老好人肖时钦,是好人,”叶修想习惯性拍下肖时钦肩膀,结果发现有点远,就拍了拍他的腿,“好人呢,一定要团结,团结才能赢。”

“既然死了,陪我一起看剧呗。从叶修左边10号肖时钦开始发言。”

肖时钦说:“如叶修所说,我是好人,是普通村民。但我并不认为叶修就是真预言家。一般情况,叶修玩预言家时,不会一下子指出谁是挡刀的,也不会在警长轮就跳明身份,顶多炸一炸别人。而他刚刚表现的太……随心所欲了。至于方锐,我之前感觉他很像真的,但狼人没刀他,这有些奇怪。可能真预言家还在警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&&&

叶修果真看起了电视,看得津津有味。

“苏沐橙在玩手机,”张新杰提醒叶修,“可以换台。”

“哦,是嘛。我觉得还挺好看的啊。”叶修不以为然。

张新杰沉默了。内心斗争半分钟后,他决定和叶修一起看剧。

叶修注意到有台摄像机在拍他的脸,就打了个招呼,还把自己的身份牌展示给镜头看,无声地做口型:我死啦。

这时,叶修手机屏幕亮了一下。他收到一条短信。

喻文州:前辈真厉害。他们都相信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其实,我是真的预言家。”

喻文州微笑。他说第一晚验了王杰希,第二晚验了方锐,两个都是狼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黄少天方锐互踩真是不要脸。”

黄少天愤懑不平地大叫:“这也太快了吧!没意思没意思,游戏体验感呢?靠,被叶修那货骗的好惨。死了还祸害人,真是遗臭万年、岂有此理!你看这臭不要脸的还在笑!”

正看到搞笑的情节,叶修听到有人点名道姓批斗自己,眼睛眨都不眨:“死人还能说话啊,看来没死透。我建议女巫再毒他一下。”

下一个发言的是王杰希,面无表情地翻开身份牌:“这盘可以结束了。自爆,带走方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中饭怎么解决?”

“不点外卖还能怎么解决?未必我们自己做吗?那玩意能吃吗?别开玩笑了。”

“是的,如果是你做饭的话,我一口都不会动的。饿死也不吃。”

“呃,你家能开伙吗?”

“能。”

“看不出来啊,老王,你还会做饭。”

“咱们这谁会做饭吗?我是指,会做好吃的饭。”

“我,”张新杰说,“有食材吗?”

“有鸡蛋,火腿肠,意面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平时就这样打发吗?笑死我了,光煮面的话干嘛买大锅小锅啊?哟,还有烤箱呢。厨房那么大,东西那么多,摆着好看吗?”

“还有饺子。”

“哇,那你伙食可真好。”

“什么啊,你是瞧不起北方的饺子吗?我前几天才吃,香菜馅饺子,一级棒。”

“你不是南方人吗?”

“卧槽你有毒吧?香菜?居然往饺子里包香菜?”

“韭菜芹菜都能放,为什么不能放香菜?”

“不如包秋葵。”

“叶修!你又针对我!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大家安静一下,”喻文州发话了,“还是出去买菜吧,现在时间还早。”

 

于是最后苏沐橙跟着喻文州和张新杰去超市买食材,出门时捎上了李轩,说是多一个人拎袋子。唐昊和孙翔霸占了电视,如愿以偿调到了体育台,看西甲回放。

“沐橙也去的话,估计不下俩小时回不来,”叶修一本正经地打赌,“她肯定会买很多很多零食。”

“尤其是瓜子。”方锐补充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“这么点人,要不玩阿瓦隆吧!你们知道阿瓦隆吗?玩过吗?瞧你们跟不上潮流消息闭塞,肯定没玩过。不过不要紧,我来讲规则!比狼人简单多了。我们瀚文可喜欢玩这个,平时训练一结束,就求我和郑轩几个陪他玩。”

黄少天眉飞色舞道,然后拿出一副扑克牌比划。

“规则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你废话太多了,快点开始。”叶修一听黄少天又要跑题,赶紧打住,催他发牌。

“就我们六个是吧!”

“五个,”叶修指出来,“我旁观一局。”

“你可别泄露我身份。”方锐警告他。

“放心放心。”

 

五个人手握成拳,阖上双眼。

“好,梅林睁眼。莫甘娜和刺客竖大拇指。”充当主持的黄少天嘴上不停,眼睛仍是闭着的。

“梅林闭眼。莫甘娜和刺客睁眼,互相认识一下,暗送下秋波。”

“闭眼。派西维尔睁眼。梅林和莫甘娜大拇指竖起来,来来来,让我看看哪个是……”

叶修在旁边笑出声来。

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暴露了,在哄笑声中连爆十几个粗口。

“我靠!我居然说出来了!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嘴!”他连忙对摄像师摆手,伸手遮住镜头,画面一黑,“这段切了切了,千万不要播出去啊!不准播!太丢人了我去!”

“我同意,不要播,脏话太多了,会带坏小朋友。”叶修说。

“到时候播出来,黄少天一张嘴,就是一连串的消音。”张佳乐无情嘲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&&&

叶修一个人在屋里转悠。

哦不,不是一个人。他身后跟着VJ大哥。

就算直面镜头,叶修也毫不收敛,一边参观还一边对装修进行点评,煞有介事的样子。

逛进书房,叶修站在书柜前端详片刻,笑弯了腰。

“他不是吧,”叶修指着书柜一处,挨个念着书名,“《哈佛家训》、《傅雷家书》、《全球通史》、《心理学与生活》、《少有人走的路》……居然还有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本草纲目》,啧啧,读书人境界就是不一样啊。”叶修由衷地感叹道。

“咦,没有《育儿百科》吗?”

叶修朝镜头做了个揶揄的表情。

“参观的如何?”

王杰希的声音冷不丁冒出来。

“还不错,”叶修没事人一样,一点没有被抓现行的羞惭,“但没去卧室。”

“哦?为什么不去?”王杰希问。

“我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。”叶修语气真诚。

“什么叫不该看的东西?”

“呃,这个,我就不清楚了……”叶修思考了一下,“比如玩具啊,海报啊之类的。你懂的。”

“是吗。”王杰希云淡风轻。

没什么。也就几个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办,几张邀请赛的领队单人海报,而已。



- TBC -

评论(5)
热度(94)

© 桥生灰 | Powered by LOFTER